看着楚哲手上的动作,站在一旁的紫嫣脸上不禁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多谢长老厚赐,晚辈一定铭记于心。”想了一下,楚哲将戒指戴在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然后对着巫夜一脸感激的说道。虽然楚哲并不明白这储物戒指究竟有多珍贵,但是在他想来也绝对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做出来的东西。至少这段时间他并没有从巫夜和巫布两位长老手上看到有戴过储物戒指。

    楚哲的猜测并没有错,储物戒指在这个时代的确是极为珍贵的。即使是巫云宗这样的古老宗门里面,所拥有的储物戒指数量加起来也不足十枚的。因为这些储物戒指的制作方法早就已经失传了,如今流传下来储物戒指无一不是许多年前的。可以这样说,如今存在于世的这些储物戒指是损坏一枚便少一枚。

    至于为什么巫夜长老会将这样一枚珍贵的戒指送给楚哲,那就不得而知了。

    “呵呵,只是事一件,楚友不必记挂在心上。”巫夜呵呵一笑,满不在意的说道。

    “对了,巫夜长老,我什么时候和紫嫣姑娘启程去通知异族?”楚哲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讨论,而是话题一转,说起了正事。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友就和徒两天之后启程吧,这两天之中我会仔细交代你们一些事情,免得到时候不心在路上惹了麻烦。”闻言,巫夜脸色一正,说道。

    两天之后,楚哲和紫嫣并排走在一条幽静的无人路上。和一个女孩子走在这样的地方,楚哲总感觉到浑身一阵不自在,终于是感到有些后悔起来。

    可是自己已经夸下海口答应了巫夜长老,也不好再反悔说不去。更何况拿人的手短,自己不光把巫云宗的血池能量给吸收掉了,还得到了巫夜长老所赠与的一枚珍贵无比的储物戒指,若是连这点忙都不帮实在是显得自己有点不知好歹。

    “楚大哥,你的家乡在哪里的?”紫嫣走在楚哲身旁,忽然转过头,一脸好奇的开口对楚哲问道:“我长这么大可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长着黑头发和黑眼睛的人呢,楚大哥,你们家乡的人是不是也都和你长得一样,是不是也是黑头发黑眼睛?”

    “家乡?”听到紫嫣的问题,楚哲的思绪一阵恍惚,可是,自己的家乡如今在哪儿呢?如此多年了,想必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吧。于是说道:“我的家乡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也已经有很多年没回去过了,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很远很远?那是哪里?难道楚大哥的家乡没有名字么?”紫嫣继续问道。

    “有吧,我的家乡在一个叫中国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楚哲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道。

    “中国?好奇怪的名字哦。”紫嫣在口中轻轻念叨了几遍,有些怀疑的说道:“我平时也在宗门里看过不少书籍了,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楚大哥不会是在骗我吧?”

    你没听说过才正常呢,楚哲心中嘀咕了一句,口中却道:“你不知道很正常,我们那里只是一个地方,再说这世界上这么多地方,书上怎么可能全部都有记载。”

    “那倒也是。”紫嫣点了点头,仿佛是相信了楚哲说的话。

    “对了,紫嫣,我们这次最先要去的地方是哪里?”楚哲再次开口说道,虽然这一路上自己只能算是个随从角色,但还是要知道目的地才行的。

    “这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四个,分别是百花平原,蝴蝶谷,金河谷以及万兽山。”闻言,紫嫣略微想了想,缓缓说道:“按照路线我们会先去百花平原,然后是万兽山,蝴蝶谷,最后便是金河谷。”

    金河谷?听到这个名字,楚哲感觉到一阵熟悉,脑中略微一回忆终于是想了起来。

    当初自己和冷月两人被蚁族追杀的时候,那名骑着三首金雕从天而降的老者似乎便是自称来自金河谷,只是不知道这个金河谷是不是他口中的那个金河谷。

    若紫嫣口中所说的金河谷和那名老者所说的金河谷真是一个地方的话,那楚哲还当真要好好的去拜谢一下那名老者的救命之恩。

    楚哲对于这个时代了解的不多,因此并没有插嘴,而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紫嫣说着。直到紫嫣说完了,楚哲这才开口问道:“紫嫣姑娘,不知那百花平原居住的是什么种族?”

    紫嫣看了楚哲一眼,显然有些好奇楚哲为什么连这些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但还是开口说道:“百花平原居住的是蜜蜂族,它们也是为数不多的与我们人类交好的种族。”

    “蜜蜂族?这蜜蜂族可是与那沙漠之中的地蜂族有什么关系?”楚哲再次开口问道。

    “呵呵,那地蜂族不过是在万年前被蜜蜂族赶出家门的丧家犬罢了,如此多年来也只能龟缩在沙漠之中勉强苟活度日。就连每一次的万族大会这些地蜂族都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为所有种族完全就不认同地蜂族的存在,它们不过是一群可悲的可怜虫而已。”一提到地蜂族,紫嫣的脸上便闪过了一丝不屑,仿佛是根本不把那地蜂族放在眼中似得。

    楚哲自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和他师父被地蜂族埋伏差点被俘的事情,心想这地蜂族之所以不被其他种族接受恐怕最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和他们的那个称号有关。沙漠里的疯子,只怕是因为得罪的种族太多,所以才被其他种族集体无视和排斥吧。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楚哲也从一开始的感到别扭和不适应到了如今的随意侃侃而谈,两人之间的关系虽然算不得亲密,但也不再显得那么生疏了。

    紫嫣是一个很喜欢把笑容挂在嘴边的女孩,楚哲每每看到她那脸上始终都不曾落下的甜甜笑容时,都有一种羡慕之极的感觉。心想如果一个人能始终保持这样的开心和愉悦,那也算得上是一种难得的福气了。

    至少如今的自己并没有这种福气保持这种笑容,即使有过,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紫嫣似乎对楚哲口中所说的那个叫中国的地方极为感兴趣,一路上不停的追问有关中国的各种事情,甚至还说希望有机会能去楚哲的家乡看看。对于他的这个想法,楚哲自然不可能给出什么答复,他更不可能告诉她你如今就身处中国。据他所知,当初的肯尼尔研究所其实就是位于中国的西北荒漠之中。

    就在两人前行赶路的时候,遥远的蓝月城却发生了一件让蓝月城主发疯的事情。

    冷月死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为了更好的照顾好冷月,所以蓝月城主一直让冷月居住在蓝月城主府中。她本身便是很喜欢这个比她少很多的美丽女孩,在心中甚至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的百般呵护和照顾。

    但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冷月身上的那种症状并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冷月甚至已经被折磨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整个人早已今憔悴的不成样子。原本拥有美丽容貌的她看起来就仿佛瞬间老了十几岁一般,身上的皮肤变得暗淡无光,早已没有了当初和楚哲在一起时候的那种光泽模样。美丽的蓝色双眸也没有了当初的明亮动人,显得暗淡无神。

    对于这一切,蓝月城主也是绞尽脑汁,先后召集蓝月城的众位长老商量了十几次,最后却依旧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看着冷月日渐憔悴下去的模样,蓝月城主便是感觉到一阵心疼,这么好的一个女孩身上却偏偏发生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怪事情。

    虽然一开始答应照顾冷月是因为楚哲请求的缘故,但是随着这段时间的相处,蓝月城主早就真心喜欢上了冷月。在她的印象里,冷月始终是一个将自己包裹起来的女孩,仿佛有许多心事,但却从来不愿意开口对人讲诉关于自己的任何事情。

    看着主人憔悴模样,那只一直跟在冷月身旁的白色狐也是整天郁郁不欢,整日趴在冷月的身旁,嘴里不停地发出不安的呜咽声。此时的白色狐也已经没有了最初时候的漂亮模样,身上的皮毛也显得杂乱而没有光泽。

    就在今日,蓝月城主像往常一样走进冷月房间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就傻掉了。因为他发现冷月静静的躺在床上,口中已经没了呼吸,原本脸上还存在不多的血色更是褪尽,彻底沦为了苍白之色。那只守在她身旁的白狐不停的围着她打转,嘴里发出让人心碎的呜咽声,仿佛是已经知道了自己主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发生的情况让冷月城主有些措手不及起来,虽然心中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就在昨晚,她还再次召集了蓝月城的所有长老和名医商量对策,原本打算今天再次尝试一下的,没想到事情却突然变成了这样。

    “大长老,你看该怎么办?”蓝月城主此时心中烦乱,已经没了主意,于是开口对站在身旁的蓝月城大长老问道。

    “唉,事到如今了还能怎么办,既然这位姑娘已经断气了,就早点让她入土为安吧。”看着那静静躺在床上的冷月尸体,蓝月城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她虽然与冷月并不熟悉,但是看着这么一个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孩就这样死去了,心中难免会生出不忍之心。冷月的年龄和他的孙女相仿,如今正是花样年华,却是这样死去了。

    听到大长老的话,蓝月城主静静的立在原地,许久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半响这才说道:“把这位姑娘葬了固然不错,可是等以后那位友回来的时候问起来,我们该如何交代?”

    “当然是如实回答,这位姑娘又不是我们蓝月城害死的,只要把真实情况告知那位友,想必他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大长老想也不想的便回答道:“这种事情的确是怨不得任何人的,为了这位姑娘的事情我们蓝月城的众长老也没少忙里忙外的想办法,就算是那位友依旧在蓝月城,遇到这位姑娘的情况也不见得能改变这种结果吧。”

    再次沉默了一会儿,蓝月城主才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大长老的想法。既然冷月已经死去了,那就不如早点将其下葬了

    冷月埋葬的地方是离蓝月城数十里外的一处荒地,那里也是整个蓝月城的百姓死去后下葬的地方。冷月的葬礼并没有太多花哨,除了十余名蓝月城主和几名长老以及十余名随行的蓝月城侍卫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盛放冷月尸体的是一具大红木棺,这也是蓝月城主特意给冷月准备的。因为冷月是在花样年华逝世,按照蓝月城的习俗便是要用这种大红棺材下葬,以保佑冷月下辈子能够平平安安。不过由于蓝月城地处沙漠之中,木材奇缺,平常人家根本不可能用得起大红木棺,因此百姓人家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是改为把死者身上涂成鲜艳的红色。

    值得一提的的是木棺中装着的不光有冷月,还有那只一直跟在冷月身旁的白狐。当初蓝月城的侍卫们再将冷月装进棺材的时候,那只白狐便想也不想的就扑了进去,并且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哄不出来。无奈之下,蓝月城主只得将白狐也一起装进了棺材之中。

    心中也同时感叹,就连一只狐狸竟然都知道要与主人生死与共,人类有时候却反而还自相残杀。

    静静的站在沙地之中,蓝月城主看着面前那座刚垒起来的低矮新坟,久久没有反应。面前的新坟没有惹眼的墓碑,没有馨香的花束,只是简单的立起了一块雕刻着冷月姓名的木牌而已。逝者已逝,一切从简。

    那些跟她一起来参加葬礼的蓝月城长老早就已经在葬礼结束的时候返回了蓝月城,如今站在她身后的只有蓝月城的十几名侍卫,这些侍卫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对于他们而言,冷月只不过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已,他们自然不可能会因为冷月的死而有丝毫的悲伤情绪。

    “你倒是不管不顾的撒手而去了,到时候你的那位朋友问起来,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呢?”目光紧紧的看着面前的新坟,蓝月城主一脸苦涩的喃喃自语道。

    她之所以会如此在意楚哲的想法,其实是因为巫夜已经将关于楚哲的事情告知于他了,这其中自然包括巫云宗那名前辈长老在临终时候所绘下的那幅预言图画。虽然这幅图画的可信度有几分还尚难定论,但是这也足以让蓝月城主对楚哲刮目相看的对待了。

    毕竟若那幅图画的预言是真实的,那么楚哲以后的成就就一定不会一般,尽量与他交好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尽管巫夜在告诉自己那件事情的时候还不能十分肯定楚哲是不是图中所绘的那个人,但即使有十分之一的可能蓝月城主也是不会吝啬与之交好的。

    一秒记住『188♂小÷说→www.188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