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无数围拢过来的地蜂族人,楚哲眼中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麒麟虽然强悍,但真的能同时对付这么多地蜂族人吗?

    很快,麒麟就用自己的强悍实力给出了答案。

    “吼”看着口中当即怒吼了一声,身上的火焰颜色变得更深温度也更加炙热了,四蹄猛地在地上一顿,麒麟就整个的撞进了那些地蜂族人群之中。

    被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山洞万年,麒麟心中所积攒的怒火和怨气在这时终于才彻底的爆发了。这些围上来的地蜂族人自然很不幸的成了麒麟的出气筒。

    口中的火焰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凡是被沾染到的地蜂族人无一不是当场毙命。不过片刻功夫,地上就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地蜂族人尸体。

    眼见麒麟这般凶猛,周围的地蜂族人终于没人敢冲上前来了,纷纷逃命一般的飞向了远处,唯恐被那从麒麟喷出的恐怖高温烧成黑炭。

    “吼”麒麟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这些地蜂族人,再次怒吼一声便化为一道火光向着那些地蜂族人追了过去,一时间又是惨叫声不绝。

    因为麒麟吸引走了大量地蜂族人的缘故,此时巫夜等人所承受的压力已然消失了。纷纷怒吼这使出各种法术将身周的残余地蜂族人击杀。

    “楚友,你没事吧。”片刻后,终于将身周所有地蜂族人击杀的巫夜来到楚哲面前。看到无力的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右边胸口上满是鲜血的楚哲当即大吃一惊的问道。

    楚哲刚想说话,嘴里却又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到底怎么回事?”巫布也将自己的敌人解决,看到楚哲的模样同样大吃一惊。

    “师弟,我们合力帮楚友愈合伤口。”巫夜开口对一旁的巫布说道。

    “嗯。”巫布点了点头,道:“友,玛法你将衣服解开,把伤口露出来。”

    解开衣服,一道沾满鲜血的狰狞伤口暴露在了巫夜两人的眼中。两人当即也不再犹豫,口中默念咒语,两人的食指尖同时凝结出一个绿色的能量光球。那绿色光球虽然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从其上面散发出来的勃勃生机却让楚哲感到全身一阵舒适。

    巫夜两人将绿色光球靠近楚哲的伤口处,很快让楚哲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当绿色光球接近伤口的一刹那,楚哲胸口原本还不停往外流着鲜血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飞速愈合。

    这样神奇的治伤方式楚哲还是第一次见到,在自己以前生活那个时代像这样的伤想要愈合伤口最起码也要十天半个月。没想到在巫夜和巫布两位长老手中竟然只是数个呼吸时间就已经彻底愈合了。

    虽然楚哲胸口的伤口是愈合了,但是那伤口之上所夹带的蜂毒却并没有消失,使得楚哲的伤口部位看起来仍然显得有些浮肿,不过这点浮肿已经显得无关紧要了。

    其余的长老也已经同时走了过来,他们看向楚哲的目光显得很是怪异。这一路上他们也算见过那一直跟在楚哲身边的麒麟不少次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平日里只知道睡懒觉并且只有拳头大的可爱兽竟然会有这般实力。

    “咳,楚友,老夫想知道跟在你身边那只是什么兽,竟然那么厉害。”终于还是有长老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麒麟。”楚哲穿好衣服站起身,开口说道。

    “麒麟?”那名长老口中反复念叨了两遍,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好奇怪的名字,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楚哲也不跟他解释,抬头把目光投向了远处,那里正有一道通天的火光缭绕,仿佛把天上的云彩都点燃了似得。

    不得不说地蜂族的运气差到了极点,让他们碰上了麒麟这个被困在地下山洞里面,受了上万年委屈和孤独的超级受气包。更倒霉的是自己等人还刺伤了它的主人搅醒了它的美梦,使得麒麟心中那积压了足足有上万年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地蜂族人的身上。最后苦果自食,使得地蜂族这一次伤亡惨重。

    这一次,地蜂族光是死在麒麟火焰之下的族人只怕就有两三千,再算上巫云宗长老斩杀的,加起来只怕足足有五千了,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又过了一会儿,那全身包裹着火焰的麒麟终于是晃着身子飞了回来,那些地蜂族人也不知道被它赶到哪里去了。

    看着那全身都包裹在深红色火焰中的麒麟,楚哲也有些笑的合不拢嘴了。麒麟的威风他可是亲眼看到的,只要自己身边有了这家伙当超级打手,就算以后再遇到一些普通种族找自己麻烦的时候也能有很大的机会保命了。

    不过以楚哲的性格,自然不会觉得傻到认为自己有了麒麟就能够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了,天知道这哥时代还有什么进化到变态的生物。

    身上的火焰消失不见,麒麟再次显出了原来的模样,走到楚哲的面前轻轻的蹭了蹭楚哲,仿佛是在关心自己主人的伤势。楚哲发现如今的麒麟和先前明显有了很大的不同,经过了高温之后,麒麟身上的红色鳞片似乎显得更加鲜艳和光亮了许多。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想必那些地蜂族的人应该不会再回来找我们麻烦了。这里血腥味太重,我们到前面去找个地方过夜吧。”巫夜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对众人说道。

    对于这个提议众人自然是没有意见,皆是点头同意,随即迈步向前方走去。

    “呵呵,这一次之所以能够这样轻松的击退地蜂族人,可全都是仰仗了楚友的功劳。”一边走着,巫布一边侧过头对着楚哲说道。

    “我哪里有什么功劳,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呢。”楚哲苦笑着,用手轻轻摸了一下那再次钻进自己怀里睡大觉的麒麟说道:“这可全都是麟儿的功劳。”

    “那倒是,不过麒麟既然是楚友的宠,那功劳自然也可以算在友头上的。”巫布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纠缠。事实怎么样大家都心知肚明,说是麒麟兽的功劳固然正确,说是楚哲的功劳也说得过去。

    “行了,今夜就在这里歇息吧,最多走三日就能够到巫云宗了。”巫夜指着一片空地对众人说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要分出两个人来轮流守夜。”

    躺在火堆旁边的沙地上,看着漫天闪烁的星斗,楚哲却怎么也睡不着,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冷月的模样。也不知道她如今在蓝月城过得怎么样,楚哲心中不由自主的想道,心想有着蓝月城主帮忙照看,冷月在蓝月城的生活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蓝月城,城主府。

    冷月此时正坐在一张铜镜面前发呆,铜镜里面倒影出她那看起来憔悴之极的容颜。仅仅几天时间,冷月整个人比起楚哲离去之前憔悴了许多,人也瘦了不少。

    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冷月的脑中一阵恍惚,心想若是楚哲再次看到自己的这幅模样会不会心疼呢?想了想,又不禁叹了口气,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下次再与楚哲见面的时候或许两人的关系不会再是朋友,而会是敌人。

    两日之后,楚哲和巫云宗长老一行人终于是来到了巫云宗山下的那座巫云城。

    走在巫云城中,出现发现虽然这巫云城没有蓝月城大,但是比起蓝月城却更显得要繁华和热闹许多。在巫云城的街道之上时常能够看到一些行走着的异族人,巫夜告诉他,这都是一些和人类交好的弱种族。

    众人在巫云城内歇息了一夜,终于是在第二天中午回到了巫云宗。

    巫云宗建在巫云山的山顶之上,平日里香火不绝,楚哲等人一路上走来更是碰到了不少上山进香的巫云城百姓。

    到了山顶之上。让楚哲有些失望的是巫云宗并不是楚哲想象中的那般拥有许多高大宫殿的模样,而是一些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院落组成,确切的说这里像是一个村庄。

    巫云山上面的这些院落看起来毫无特色可言,如果不是巫夜等人十分肯定的告诉自己这的的确确就是巫云宗的宗门所在,任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这些院落怎么看都是一副农家院的模样,哪里有巫夜口中所讲的传承了万年的古老宗门应该有的气势。

    除了那用来给巫云城百姓进香的大殿,这巫云宗竟然找不出一样稍微像样点的建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隐隐于市?

    “友先自行在房中休息一下吧,等我和众长老先处理一些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宗门琐事,晚上会领你到我们巫云宗的圣地去的。”巫夜将楚哲带到了一处院落,指着其中一间房屋对楚哲说道。

    “嗯。”楚哲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总是在沙漠中赶路,每天风餐露宿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他休息好。既然如今到了巫云宗,可要先好好的睡一觉才行。

    晚上,巫夜和巫布准时的来到了楚哲所在的房间找到了楚哲,并将他带到了巫云宗的后山。

    巫云宗的后山其实是一处悬崖绝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路。巫夜两人之所以将楚哲带到这里其实是因为那巫云宗的圣地就藏在这一处悬崖绝壁之中。

    走到几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石头前面,巫夜飞快的将那几块石头各自挪移了几个位置,看他心翼翼的模样,楚哲便是明白挪移这几块石头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过了一会儿,巫夜终于站起了身子。紧接着,咔嚓两声响过,一道仅容一人通行的门就出现在了先前还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石壁之上。

    因为有了上次在去蓝月城地宫的经验,在门出现的时候楚哲到并没有表现任何的惊讶。

    “走吧。”巫夜从怀中摸出一个火折子,将其吹燃,然后转过头对着楚哲和巫布两人说道。

    说完,巫夜便带头向里面走去。

    最开始的一段通道极为狭窄,以楚哲的身高竟然要稍微弯着腰方才能够顺利走进去。在狭窄的通道走了一会儿之后,通道就忽然急转直下,在一个拐角处开始盘旋向下了。

    楚哲走在三人中间,每一步显得很是心翼翼。借着巫夜手中火折子发出的微弱光亮,楚哲惊讶的发现在那盘旋向下通行的石梯旁边的石壁上,竟然每隔一段距离就开凿着一个仅供一人盘坐的石窟。更让他惊讶的是在这些石窟里面,竟然还都盘坐着一个个身穿白衣的老者。这些老者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只有当楚哲三人行过石窟旁边的时候,那些老者方才会突然睁开眼睛。但是在看到楚哲等三人的模样后,又悄无声息的闭上了。

    “这些人都是我们巫云宗的苦修长老,论起辈分就算我也要叫他们师叔的,法术修为更是比我们要厉害许多。他们平日里都是盘坐在这里苦修法术的,为的便是要防止其他人敌人偷偷潜入此地。”似乎是明白楚哲心中的疑惑,巫布悄悄的走上前,在楚哲的耳边声说道。

    楚哲心中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些人的法术比巫夜和巫布还要厉害。一路走下来,像这样的石窟大概有二十多个,这样算下来,那巫云宗的宗门实力也算是极强了。不过一想到这些人平日都是呆在这种无边的黑暗中,楚哲心中非但没有羡慕反而觉得他们有些可怜。

    又走了一会儿过后,那盘旋而下的石梯终于是到了尽头,如今出现在楚哲三人眼前的是一个宽大异常的石殿。石殿的长宽高约为十丈,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立方体。石殿四面的石壁上还密密麻麻的分布着数十个紧闭着不知道通向何处的石门。正对楚哲等人的那面石墙之上雕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巫云宗。

    这三个字的字体竟然是这个时代已经失传的汉字。

    看到眼前的场景,楚哲知道这便是真正的巫云宗所在了。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样,一个传承了上万年的古老宗门怎么可能只拥有山顶上的几个院落那么简单。原来山顶上面的那些院落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真正的巫云宗却是巧妙的隐藏在这巨大的山体之中。

    在巫云宗三个大字下面摆放的一个巨大的石台,石台上面整齐的密密麻麻摆放着数不清数量的石碑灵位,楚哲知道这些应该便是巫云宗的历代先辈灵位。

    巫夜和巫布走到石桌目前,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看到两人的动作,楚哲也有样学样的跪下磕头,心想死者为大,自己磕几个头也算不得什么吃亏的事情。

    “友,等会儿你们会带你到巫云宗的悟灵殿,你可要好生感悟周围的天地能量,能不能有机缘学习我们巫云宗的法术可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巫夜走过来,一脸认真的对着楚哲说道。

    一秒记住『188♂小÷说→www.188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