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我们把她敲晕吧!”无奈之下,蓝月城主只好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只要把她敲晕了想必她身上的痛苦也会随之消失了,最起码她不会再像这样痛苦。

    “眼下也只有这样做了。”几位长老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都赞同的点了点头。蓝月城主的这个想法虽然不怎么样,可谁让他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呢。

    打定主意,蓝月城主便向着石床走去,白狐示威似的对着她不停的呲牙,仿佛实在警告她不要随意靠近自己的主人。

    敲晕冷月,蓝月城主便带着众长老走出了房间,并吩咐两名丫鬟进来给冷月更衣沐浴。

    蓝月城主皱着眉头。虽然如今把冷月敲晕了,但她终是有醒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想办法解决问题,难道每次都要想这样把她敲晕过去吗?

    长老们显然也明白这种道理,可是又能怎么做呢?他们已经找过大夫,所有大夫诊断出来的结果都是说冷月并没有生病。

    叹了口气,蓝月城主和众长老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

    两日后,楚哲等人依旧是风尘仆仆的穿行在沙漠中。抬头望着那连绵看不到尽头的黄色沙土,楚哲也感到有些视觉疲倦了。整天走在这样的地方,四周全是毫无看头的各种沙包,任谁的精神都会疲倦的。

    “先吃点东西,再走半日前面就是地蜂族的领地了,到时候我们可要走快点,尽量不要逗留。”巫夜从手上递过来一块早上烤好的沙鼠肉,对楚哲说道。

    “地蜂族,这是什么种族?难道很可怕么?”楚哲有些好奇的问道。

    “嗯,确切的说地蜂族是因为不愿意采蜜而被蜂族抛弃的成员,他们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叫做沙漠里的疯子。”巫夜点了点头,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沙漠里的疯子?”楚哲一脸好奇,对这个称号颇为感兴趣。

    “不错,就是沙漠里的疯子,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种族,只要是不心闯入了地蜂族的领地,都会受到他们不问缘由的攻击。”巫夜沉默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这地蜂族的蜂巢都是建在沙地之下,在地面之上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丝毫的不同,事实上这沙漠之中也只有我们人类的城市是建在沙漠表面的。地蜂族人的嗅觉也极为灵敏,只要是靠近他们领地数里范围便能被他们提前发现,从而埋伏好,等着敌人自投罗。如果是没有丝毫自保能力的人闯进他们的领地,那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事情。”

    “嗯。”楚哲点了点头,他虽然对那所谓的地蜂族很是好奇,但也不愿意闯进他们的领地去送死:“那我们为什么不绕过地蜂族的领地呢,那样不就没有危险了吗?”

    “若是绕过这一片领地,那我们最起码要多走十天的路程,太不划算了。”巫夜摇了摇头,显然他以前也有过这种想法,不过却被他再三衡量之后给否决了。沙漠中危机四伏,就算能躲过一个地蜂族,难保不会再在别的地方碰到其他难缠种族。

    吃完东西,众人便继续赶路,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略微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是这半日走下来并没有碰到了那倒霉的地蜂族。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楚哲一行人却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因为据巫夜长老说他们此时依旧还没有走出地蜂族的领地范围,为了避免麻烦因此要再赶一段路再过夜。

    不过有时候麻烦并不是你想要躲就能够躲掉的。就在众人加速前进的时候,原本安静的周围忽然出现了无数震动翅膀的嗡鸣声。

    “糟糕,是地蜂族。”听到周围的声音,巫夜长老的脸色当即一变的说道。

    闻言,其他的长老脸色也都同时一变,同时心中也不免感觉到有些无奈,尽管自己一行人已经很心,但还是被地蜂族给盯上了。

    “地蜂族的各位朋友,我们无意中闯入贵族领地,还望你们能高抬贵手,放我们离开。”巫夜大声的对着四周喊道。他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真的因为有多害怕地蜂族,只是不想在赶路的时候多生事端,毕竟这种无关紧要的争斗还是尽量不要招惹的好。

    “哼,既然知道我们是地蜂族,那就不是无意闯入的了。”众人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胆敢闯入我们地蜂族的领地,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看来巫长老说的果然没错,这地蜂族还当真是沙漠里的疯子,竟然三言两语就给自己等人判了死刑。楚哲心中一阵苦笑的想到。

    听着周围那根本不知道多少数量的嗡鸣声,楚哲知道今晚免不了会有一场惨烈的争斗了。想到这些,楚哲也不再犹豫,背后的血红色双翅再次破衣而出,事先准备好总是没有坏处。

    “给我杀。”前方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无数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数不清数量的仿佛是尖锥一样的东西铺天盖地的对准地上的楚哲和一众长老射来过来。

    “结阵!”地蜂族的动作虽然很快,但巫云宗长老手上的动作也丝毫不慢。

    各长老手中同时掐诀,一个五颜六色的椭圆形巨大光罩在顷刻间便凝结而成,那些破空而来的尖锥在撞上光罩的时候立即便被弹开了,竟不能撼动分毫的样子。

    这些破空而来的尖锥其实就是原本生长在地蜂族人身上的尾针。地蜂族人在成年过后,这些长在身上的尾针就会自行脱落而下,脱落的尾针自然而然的就变成地蜂族战士手上的武器。

    “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坚持多久。”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地蜂族人终于是围了上来,其中一名最强壮的地蜂族人看着光幕里面的楚哲等人说道。

    闻言,巫夜等众位长老脸色一变,想要维持这个光罩的法力消耗是极其惊人的,倘若这些地蜂族人当真就那般在外面一动不动,等到自己等人法力耗光的时候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楚友,等会儿我们会一齐撤掉光罩,到时候你就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们解决了这些地蜂族人之后你再出来与我们会合。”巫夜声的对一旁的楚哲说道。

    “不行,我要和众位长老一起对付这些地蜂族人。”楚哲摇了摇头,其他人在拼命却要自己躲起来,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好,既然这样,那友自己注意安全,尽量到人少的地方。”闻言,巫夜脸上闪过一丝赞赏,转而对巫云宗的众位长老说道:“众人听我号令,准备撤阵。”

    巫夜话音刚落,五颜六色的光罩就瞬间从周围的身边消失了。光幕刚一消失,地蜂族人就手持武器,对着众人围攻而来,喊杀声震天而响。看到围杀而来的地蜂族人,众长老也是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师兄,再这样下去恐怕不行啊,这些地蜂族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杀不完。”巫布使出一个法术,将对着自己冲来的几个地蜂族人轰落,侧过头对着身旁不远处的巫夜说道。

    巫夜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情况,这些地蜂族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任自己等人如何斩杀周围仍旧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根本不知道还有多少。

    可是能怎么办?逃?遇到长翅膀的地蜂族人,想逃也不容易啊。

    楚哲此时被三个地蜂族人团团围在了中间。楚哲刚从战团里面逃出来便是被三名地蜂族人围住了,但是这几名地蜂族人却并没有立即杀了楚哲,而是像猫捉老鼠一般的戏弄起楚哲来。

    “哼!”见者三名地蜂族人如此戏耍自己,楚哲的怒火渐渐的冒了起来。可是在实力面前,任他有再多的怒火也无济于事。

    “人类,哼,弱的种族。”其中一名地蜂族人看着楚哲,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去死吧。”楚哲的双翅猛然发力,狠狠的便对着那名地蜂族人扇了过去。

    看着向自己攻击而来的楚哲,那名地蜂族人脸上的不屑之意更甚了,立在原地竟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面对弱人类的攻击,他根本就不屑躲开。

    看到那名地蜂族人竟然立在原地不躲开自己的攻击,楚哲当即心中暗喜。心想难道这家伙以为自己的攻击就只是用翅膀攻击那么简单么,你既然不躲开反倒省了自己不少麻烦。

    果然,下一刻,那名刚才还对着楚哲一脸不屑的地蜂族人忽然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并且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嘴里咕噜了两下就直接从天上落了下去。

    从楚哲攻击到那名地蜂族人落地不过两个呼吸时间而已,其余两名地蜂族人根本还没搞清楚状况,更不知道楚哲究竟依靠什么将自己的那名同族给杀死了。

    看到顷刻间就死了一名同族,剩余的两名地蜂族人便再也没有了戏耍楚哲的心思,同时怒吼一声,便扇动着身后的双翅对着楚哲冲了过来。看到那两名地蜂族人向着自己冲了过来,楚哲想也不想的便转身而逃,别说是同时对方两个地蜂族人,就算只是一个估计自己也够呛。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周围可不止两个地蜂族人,就在刚才楚哲在取巧用翅膀边缘的那些尖刺将地蜂族人杀死的时候,他便引起了更多地蜂族人的注意。此刻眼见楚哲要逃,那些人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顿时周围又有十余名地蜂族人从楚哲的前后左右包抄了过来。

    楚哲心中无奈至极,原本以为自己借机击杀了一名地蜂族人之后便能够逃开,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吸引了更多地蜂族人的注意。

    巫夜和巫布等众长老显然也注意到了楚哲这边的状况,但是在他们周围还有更多的地蜂族人在围攻,使得他们根本不可能分身到这边来救楚哲。

    “狡猾的人类子,去死吧!”身后追来的两名地蜂族人同时对楚哲吼道,举起手中的武器便向楚哲刺来。

    见自己的前后左右此时都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想要再逃根本不可能。楚哲当即心中一横,既然逃不掉的话那就来一命换一命吧!

    想到这里,楚哲当即转过身,对着那两名向自己攻击而来的地蜂族人冲了过去。

    地蜂族人的武器一左一右,准确的刺在了楚哲的胸堂之上。

    “噗”剧痛的感觉传遍全身,楚哲当即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直直的向着地上落了下去,他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至于那两名地蜂族人,此时他们也已经和楚哲同时落在了地上,在他们的胸口部位多出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正不要命一般的从里面流出来,看模样显然也是没救了。

    楚哲的右边胸口不停的渗着鲜血,但是让人奇怪的是他的左边胸口竟然完好无损。

    “吼”一声愤怒的吼叫声从楚哲的左边胸口部位传了出来,接着一个拳头大的迷你兽从其怀中钻了出来,正是那只一直跟在楚哲身边的麒麟。

    看到麒麟从自己怀中钻出,楚哲当即暗骂自己糊涂,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自己居然把这个东西给忘了。

    那日从蓝月城离开之后,麒麟便开始变得无精打采起来,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躲在楚哲的怀中睡大觉,使得楚哲刚才竟然没有记起它来。不过巧合的是刚才那名地蜂族人刺向楚哲心脏的武器恰好刺在了正在熟睡的麒麟身上,不光救了楚哲一名不说,还将麒麟也给唤醒了。

    “麟儿,去把他们杀了。”楚哲对着那刚从怀中钻出,还带着一脸朦胧睡相的麒麟命令道。麟儿自然是楚哲给这只麒麟取的名。

    听到楚哲的命令,麒麟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仰天长啸一声,原本只有拳头大的身躯瞬间膨胀,化为了一只一丈高的威风凛凛的巨兽。紧接着身上红光一闪,麒麟浑身上下的鳞片之上都燃烧起了巨大的深红火焰,火焰的温度极高,烧的周围的空间都微微扭曲。

    突然出现的巨兽和剧烈高温让周围的地蜂族人忍不住想要向后退去,不过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麒麟的攻击就已经开始了。

    抬起头猛然张开嘴,一道高度超过三丈的恐怖深红色火焰瞬间自麒麟的口中喷出,瞬间将数十名地蜂族人卷进了其中。这些可怜的地蜂族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恐怖的高温直接烧成黑炭落在了地上。

    在漆黑的夜晚忽然出现了这样一道燃烧的巨大火光,只要不是瞎子应该都不会将其无视。因此麒麟很自然而然的便引起了所有地蜂族人的注意。当那些地蜂族人的目光纷纷投降这边时,却恰好看到了刚才麒麟一把火将数十名地蜂族人烧成黑炭的一幕。

    看到先前的一幕,这些地蜂族人也明白了麒麟的强悍实力。但这还并不足以让这些地蜂族人因此而畏惧,所以很快又有更多的地蜂族人向着麒麟所在的地方围拢了过来。

    一秒记住『188♂小÷说→www.188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