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巫夜一声令下,所有长老顿时一齐出手,法术不要命似得对着蛇人所在的地方猛砸了过去。这些蛇人也不示弱,各自从口中飞快的突出一些青绿色的毒液。也不知这些毒液是何种东西凝结,竟然迎风便涨,化为了一团青绿色的光幕,一时间竟然将众长老的攻击抵挡了下来。

    但是好景不长,这些蛇人凝结的剧毒光幕虽然厉害,但确是依靠自身的本体毒液凝结而成。每一个蛇人身上的毒液都极其有限,因此不过片刻,这些蛇人凝结的光幕就变得淡了许多。

    啊……光幕破裂,惨叫声四起,蛇人接二连三的被长老的法术击中,倒在了地上。

    “好了,去看看这只血狼怎么样了,好不容易才救下来可别就这么死了。”巫夜说完,也不看那些地上的蛇人,迈着步子向躺在地上的巨狼走去。

    经过了先前两名长老的救治,这只巨狼的状态明显比先前好了许多,至少嘴里没有再吐白沫了。但是它的双眼却依旧无神,并且浑身还好似承受这什么剧痛似得剧烈颤抖着。

    巫夜走到了巨狼的后退部位,看到巨狼的左腿已经整个的浮肿了起来,左腿之上还有一个伤口,伤口颜色发黑,显然是中了毒。更加糟糕的是如今这伤口之上还包裹着无数的细沙粒,使得伤口溃烂更加的严重。

    这只巨狼似乎看出了这些人类对它没有恶意,此刻舒适的躺在沙地上。

    “师弟,去拿些清水过来,先把这伤口上面的这些沙子清洗一下。”巫夜最站在一旁的巫布说道。不过还没等他转身,身后就已经有人给他递来了一个水袋。

    巫布心翼翼的清洗着巨狼腿上的伤口,尽量不使它感到疼痛,片刻后,伤口就已经被清洗干净了,不过在看到那依旧发黑的伤口却皱起了眉头。伤口虽然清洗了,但是里面的毒液却依旧存在,倘若在不给巨狼解毒的话过不了多久它也势必会毒发身亡的。

    看着伤口,巫布也有些束手无策,他对蛇毒并无半点研究,根本不知道怎么解毒。

    “去把这些蛇人的脑袋挖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珠子之内的东西。”就在这时,巫夜却开口说道。

    闻言,巫布猛然拍了拍脑袋,暗骂自己糊涂,竟然连蛇丹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给忘记了。

    蛇丹是蛇人族特有的东西,一般只有在成年蛇人族男子的脑中才有可能形成,形成的几率极低,一般来说成年蛇人男子当中只有一个人才有可能凝结出蛇丹。蛇丹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可以使服用过蛇丹的人对蛇毒产生免疫,也就是说只要服用了蛇丹,以后根本不用再怕被蛇咬了。

    过了一会儿,先前那名长老兴匆匆的走了回来,在他摊开的手掌之上正放着两颗拇指大的青色珠子。

    “咦,竟然有两颗蛇丹,还真是让人有些意外啊。”巫夜看着那两颗青色珠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意外之色。刚才他也只是随便说说,根本没想过能真的从这些蛇人脑袋里面挖出蛇丹来,更加让他没想到在这群蛇人当中竟然有两个人凝结出了蛇丹。

    从那名长老手上取过一颗,巫夜走到了巨狼面前,直接便把蛇丹塞进了它的嘴里。又转过头对着一名长老说道:“去用布把它的伤口包扎一下,免得再沾染上沙子了。”

    “这颗蛇丹就给你了,把它吞下去吧,以后可以让你不惧怕蛇毒。”说完,巫夜又将剩下的一颗蛇丹从那名长老的手上取下来,低头想了一下过后竟递到了一旁的楚哲面前。

    楚哲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巫夜,没想到他随手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了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友就别客气了,接下吧。”巫布在一旁笑着催促道。

    “多谢巫夜长老。”闻言,楚哲终于是点了点头,接过了巫夜手上递来的蛇丹,却没有立即就把它吞下去。

    第二天一早,队伍再次开始了前行,那些蛇人族的尸体却没人去管。沙漠里食肉动物众多,用不了半天便会有动物闻着血腥来把这些尸体搬走。

    走在队伍的后面,看到那一瘸一拐的向前行走的巨狼,楚哲也不禁有些感叹。似乎因为某些原因,这个时代的生物个头都长得出奇的大,先前的蚁族如此,现在的巨狼又是如此。

    “师兄,我们要把这只沙漠血狼的幼狼安放到哪里去,总让它跟着我们也不是办法。”走在队伍前方巫布对一旁的巫夜说道。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摇了摇头,巫夜显然也没有想好究竟该怎么办:“这只幼狼还没有成长到可以说话的阶段,我们现在纵然有再多的问题也没办法问它,所以也只有等以后再想办法了。”

    点了点头,巫布也明白巫夜说的是实话,只是这沙漠如此广袤,想要找到血狼的父母谈何容易。巫夜之所以救下血狼其实是因为人类世界的祖训,传说很久以前一队落难的人类战士曾经因为某些原因而得到过一群沙漠血狼的恩惠,后来这些人当中其中一位成了人类世界的的大人物,然后便告知所有人类,要世世代代把沙漠血狼当成人类最好的朋友。

    这个故事的时代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人类却世世代代的将这条规定记下了。在如今的许多人类大城市之中还能看到记载这段故事的石雕雕刻。

    停停走走,队伍的前进速度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巨狼在跟上队伍的第四天腿就已经好了,但是却依旧跟着队伍行走,似乎他已经认定了跟着人类队伍会比较安全。

    巫夜给楚哲的那颗蛇丹他却始终没有吞下,而是在一天夜里悄悄的将其塞到了冷月手里,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师兄,如今只剩下三天的粮食了,但是从这里到蓝月城最起码还需要六天的时间。”巫布对一旁的巫夜说道。

    这几天走路他们时常会猎杀一些沙漠里面的动物来充当食物,因此原本的粮食倒也省下了不少,但是仍然不足以让他们食用到蓝月城。

    “这样吧,我骑着血狼先行一步去蓝月城,你们按原路行走,等到了蓝月城我再找人带着粮食来接你们。”巫夜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

    “目前也只有这样了。”巫布点了点头,说道。

    那头幼年沙漠血狼的腿已经彻底好了,因此在沙漠里奔跑起来的速度快的惊人,比起队伍的前进速度更不知道快了多少倍,在这样的速度下,不到一天时间巫夜就已经赶到了蓝月城。到了蓝月城,巫夜没有多做逗留,而是连夜拜访了几位朋友。巫夜在蓝月城中也有着不少有头有脸的熟人,在他们的帮助下很快便已经把粮食和队伍准备好了。

    不过他并没有连夜出城,一来是因为沙漠的晚上太冷不适合赶路,二来则是因为他被一个不相见的人找上了。

    “巫夜法师到了蓝月城竟然不主动来拜访本城主,难道是故意不把本城主放在眼里吗?”一名身穿蓝袍的美貌中年女子站在巫夜的面前,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敢,鼎鼎大名的蓝月城主有谁敢不放在眼里,只是因为在下明早还要赶路,所以才想要早点歇息的,等过几天一定亲自到城主府上去拜访。”巫夜心中一阵苦笑,越是心中不想见的人却越是偏偏找上门来。

    “哼,我就不信你连来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蓝月城主哼了一声,明显不相信他的话。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巫夜无奈的摆了摆手,说道。

    “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么?”蓝月城主盯着巫夜,声音中略带哭腔,仿佛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似得。

    “我已经说了,我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城主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回吧,我想先睡觉了。”巫夜似乎并不想和她多说话,三言两语就下起了逐客令。

    “你……”蓝月城主被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随即又眼珠子一转,说道:“好啊,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再见。”巫夜想也不想的就回道。

    “不过听说这几天蛇人族蠢蠢欲动,所以我准备回去之后就先下令封城几天。”蓝月城主一边走一边说道。

    闻言,巫夜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他自然知道蓝月城主说这话是在存心为难他,为的不过是想要自己陪她而已,只是自己实在是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瓜葛。

    “怎么样,为了城内百姓的安全,想来巫夜大师对本城主封城的决议没有什么意见吧?”蓝月城主笑着说道。

    “好吧,你赢了。”巫夜无奈的说道,在蓝月城主面前他总感觉到自己处处受制。

    “走吧,陪我到蓝月湖边去逛逛。”看到巫夜依了自己,蓝月城主这才眉开眼笑的说道。

    同一时间,楚哲也和冷月缓缓步行在沙漠之中,这一次是冷月主动叫楚哲出来的。

    除了以前和女朋友在一起散过步之外,楚哲还从来没有和别的女孩子一起这样惬意的并排走过,心中不禁有些异样的感觉。不过他很明白,这种异样感觉并不是源于爱情。

    “说不定,我很快就会离开了。”冷月忽然开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楚哲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来。

    “离开,去哪里?”闻言,楚哲有些意外。冷月和自己一样,在如今的这个世界里无依无靠,她还能到哪里去呢。不过他不知道,冷月从到大就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无依无靠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我并不想参与这个世界的事情。”冷月摇了摇头方才说道:“我只是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过自己的生活。”

    楚哲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事实上他的想法也和冷月一样,只是如今想脱身已然是不可能了。

    楚哲并没有看到,就在自己沉默不语的时候,冷月的脸上反而隐现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好了,我们这就回去吧,听巫布长老说这沙漠里面到处都不安全,若是回去太晚了只怕长老们会担心。”楚哲对静静站立在一旁的冷月说道。

    两人翻越沙包,猛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楚哲立即就听出来了,那是营地里的妇女们发出的,似乎营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哲和冷月两人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速度,都说这沙漠里危险重重,看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危险许多啊。不过心想营地里还有三十几位法力高深的长老守护,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刚翻过沙包,接着营地的火堆,楚哲就远远看到似乎有几十头壮如犀牛的东西在营地里发疯一般的横冲直撞,凡是挡在其前面的人都是被纷纷的撞飞了起来。一众长老虽然有心,但奈何这些东西的奔跑速度而在是太快,故而忙活了许久仍然还有几头没有被抓住,片刻功夫,又有涅天城的百姓被撞死撞伤。

    见此,楚哲也不再犹豫,身后的血色双翅猛然张开,对着其中的一道身影飞了过去。虽然他明白自己不可能有本事对付这些东西,但是依靠着背后的双翼却足够何其中一头周旋一二,更重要的是吸引住它们的注意力,以免让它们再继续冲撞百姓。

    楚哲的想法果然有效,其中一头怪物在看到天上竟然有一个虾米向自己飞来,当即停下了冲撞的脚步,睁大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漂浮在天上的楚哲。

    靠近那些东西,楚哲才终于看清楚了这些东西的真正模样,竟是一些拥有巨大个头,浑身布满粗糙鳞片的蜥蜴。这些蜥蜴似乎也经过了某些变异,身体大虽然暴涨了许多倍,但是灵智去反而不如从前了,完全变成了有一种没脑的生物。

    飞近巨蜥之后,楚哲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控制着翅膀它的身体周围不停的盘旋骚扰,并且还时时做一些俯冲的状态,使得巨蜥再也无法估计其他人。

    巨蜥显然也被楚哲的这些行为惹怒了,嘴里发出一身咆哮,猛然向着空中飞跃而去。只是还没等它靠近,楚哲就早已经逃得远远的,反而更加惹怒了它。慢慢的,楚哲将巨蜥引出了人群之中,看到周围没有了人,楚哲不禁松了口气。

    这东西个头奇大,浑身皮糙肉厚的,被它撞上一下的后果和被卡车头撞一下不会相差太远。

    一步,两步,三步,巨蜥血红的双目盯着楚哲,缓缓靠近了过来。不过楚哲并没有再逃跑,心想反正自己飞在天上这东西也奈何不了自己,于是干脆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楚哲似乎忘记了蜥蜴的最大杀器——舌头。这些蜥蜴虽然变异了,但是其依赖于捕食舌头的却依旧是继承了其祖先们快狠准的特点。在楚哲闭上双目的一瞬间,蜥蜴的舌头闪电一般的弹出,准确的缠在了楚哲的双腿之上。刚闭上双目的楚哲当即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某些东西缠住了,还没来得及产生翻译,一道让人措不及防的巨大力道就猛然将他整个人向下方拖去。

    一秒记住『188♂小÷说→www.188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