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楚哲将第八个蚁族士兵刺死的时候,原本在周围肆意屠戮人类将士的蚁族士兵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原本因为命令,所以这些蚁族士兵并没有难为他,但是如今眼看着他杀了自己的族人,那收到的所谓命令早就已经被抛在脑后了。

    楚哲双目赤红,好似魔神一般,目光仅仅的盯着对面的蚁族士兵,没有一丝畏惧。在蚁族士兵还在犹豫要不要动手的时候,楚哲就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击,这次他的目标是他对面的一个蚁族人。

    “哼。”看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竟然将自己当成了目标,那名蚁族士兵冷哼一声,当即迎了上来。其他的蚁族士兵却在一旁呐喊助威,并没有冲上来帮忙的意思,在他们看来一个强大的蚁族战士对付一个的人类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此刻楚哲手中的长枪就好似生在自己身上的手臂一般,要多灵活就有多灵活,人类的力气虽然远逊蚁族,但是他却用这种让人惊叹的技巧将差距弥补了。这名与他相斗的蚁族士兵空有一身巨力却无数使用,几次交手下来反倒越加恼怒,恼怒之下他的攻击也显得有些凌乱不堪了。

    楚哲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如今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杀,杀……凡是蚁族之人都该杀。

    蚁族士兵一击无效,却被楚哲找准机会,双翅猛地一合,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眼冒金星找不着方向了。就在这时,楚哲手中的长枪却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对着那名蚁族士兵的胸口刺了过去。倒霉的蚁族士兵,还没搞清楚状况便被楚哲一枪刺穿了胸膛。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看到蚁族士兵中枪到地,周围蚁族士兵口子的欢呼声也是嘎然而止。看向楚哲的目光全都变成了仇恨,看他们的样子竟是要一拥而上,合力把楚哲拿下。

    “都给我滚开。”就在这时,一个女子声音却猛然自高空之上传出。

    闻言,围绕在楚哲周围的蚁族士兵立即抬头,正看到一个一脸冷冽的妖娆女子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在认出女子的身份后,纷纷退到了别处。此人正是先前还在对付涅天城长老的噬金蚁后莫娜,也不知她是用什么方法溜掉并且直接找到了楚哲,看她的模样是要亲自把他生擒的样子。

    “臭子,你害的我颜面尽失,看我不把你抓回去,要你生不如死才甘心。”莫娜看着下方的楚哲,一脸痛恨的说道。

    楚哲的双目已经彻底变成了赤红色,对于莫娜的话充耳不闻,双翅轻扇,便飞到了莫娜的对面,也不说话。

    莫娜毕竟不是傻瓜,在看轻楚哲此时的模样之后顿时看出了楚哲的不同,心中原本的轻视之心荡然无存。

    在战场的另一边,涅天城的长老虽然一开始和蚁族的高手斗了一个旗鼓相当,几个回合下来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好景不长,在蚁族士兵攻下涅天城城墙的时候,无数被屠戮士兵的惨叫声顿时被传进了众长老的耳中。分心之后的众长老很快便被蚁族众高手击溃了,如今已是纷纷被俘。

    无数的蚁族士兵翻阅城墙,如蝗虫过境一般的向着涅天城内席卷而去,遇到凡是能看上眼的东西便纷纷拿走。还有许多藏在涅天城房屋内的老弱妇孺也纷纷被蚁族士兵从房间里面拖出来,二话不说便挥刀相向。洗劫过后,蚁族士兵果断的放起了过,不过片刻功夫,整个涅天城就笼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

    “出手吧,臭子,本王倒想看看你这短短两个月时间能有什么让人惊讶的进步。”莫娜一声冷笑,对着对面虚浮的楚哲说道。

    此时楚哲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怪异,他双手张开,双目紧闭,好像是在召唤什么东西似得,而他背后的血红色双翅却越发显得明亮。

    “装神弄鬼。”见楚哲仍然一动不动,莫娜终于按捺不住,选择了主动出击。她的手上并没有拿什么武器,因为她还不想这么容易就让楚哲死。

    双拳靠近,楚哲依然一动不动的漂浮在那里。砰,拳头实实的击打在了楚哲的身上,像是打破了某种平衡一般,他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向下落去。

    “轰”楚哲的身体砸在了先前被他杀死的一个蚁族士兵的尸体上。莫娜也不能确定这是怎么回事了,这子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

    “把他们两个给我带回去。”莫娜指着楚哲和冷月说道。刚说完,一道耀眼之极的白光忽然自火光缭绕的城出,直奔半空中的莫娜而去。

    白光临近,破空声响彻所有人的耳中。莫娜不敢托大,将撇在腰间的一把乌黑弯刀取下,使尽力气便对着白光挥去。

    莫娜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力量有着极大的信心,蚁族的力量是任何生物都无法比拟的。铛的一声巨响,半空中爆发出了一道强烈的耀眼光芒,巨响过后,莫娜的身形在空中接连倒退了将近十米才停下来。

    城中,数十道身影飘出,看到城墙之上的惨状之后同时脸色大变,手中再也没有犹豫,各种光华齐闪,笼罩住了整个城墙。在光华笼罩的瞬间,原本站在城墙上的蚁族之人身躯竟齐齐爆炸开,一时间整个城墙都被一层血雾笼罩起来。

    不过那城墙之上的楚哲和冷月却相安无事,甚至连半点血污都没有被溅到身上。

    “哼,蚁族欺人太甚,今日老夫必要你们付出惨重代价。”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忽然响起在所有人的耳中。

    “你敢!”莫娜脸色一冷,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同一时间,刚将涅天城一众长老制服的蚁族众长老高手也同时飞了过来,并直接悬浮在了莫娜的身体周围,目光看向人类高手的时候气势也是丝毫不让。

    刚才人类当中说话的正是巫布长老,他前两个月回师门的禀告事情,直到今天才终于带人赶了回来。没想到刚一回来就看到了涅天城被毁,百姓被屠戮的惨状,心中的怒火就可想而知了。他虽然不是涅天城土生土长的居民,但是也负责涅天城的安危十余年了,眼看花费了自己无数心血的涅天城竟然就这么毁了,哪里还能冷静?

    “敢不敢可不是你们说了算,你们蚁族今日休想安然逃脱。”巫布丝毫没有在意莫娜语气之中的威胁。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今涅天城已经被毁成了这般模样,城中的人也是死伤了十之七八,就算今日能勉强逃过劫难,以这样的实力也绝对不可能再在沙漠之中立足了。

    “师弟,不要冲动,可不要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如今涅天城已然毁了,跟蚁族的这笔账大可记下以后再行清算。”就在巫布准备带头想蚁族出手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白衣老者却开口说道,此人正是巫布的那位师兄。

    “可是……唉!”巫布还想争辩几句,可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闭口不言了。

    “怎么,不准备动手了吗?”噬金蚁后莫娜再次开口说道,她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只是这冷笑看起来却极为别扭。

    “哼,你们别得意,今天的仇我们人类记下了,总有一天会十倍百倍的偿还给你们蚁族。”巫布哼了一声,说道。

    “要我们走也可以,只要把这个子给我们就行了。”莫娜指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楚哲说道,她之所以同意来攻打涅天城,为的便是要抓住楚哲,眼看如今的楚哲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自然不肯就这样轻易放过的。

    “不可能。”巫布想也不想的便回答道,如今的楚哲在他眼中同样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时,一直漂浮在他身后的师兄却自顾自的轻轻一招手,原本躺在地上的楚哲顿时慢慢的漂浮了起来。莫娜本想出手阻止,却被一旁的擎天伸手拦住了。

    “擎天,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擎天竟然不出手帮忙反而拦住了自己,莫娜当即怒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因为你冲动而让我们蚁族的战士白白死去而已。”擎天一脸漠然,丝毫不将莫娜的怒火放在心上:“走吧,他们的高手人数比我们多了一倍,想要抓那子等以后再找机会吧。”

    看了一眼对面的人类高手,莫娜只得恨恨作罢。

    “师兄,真的就这样放过他们吗?”看着浩浩荡荡从眼皮子地下撤退的蚁族士兵,巫布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同时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的涅天城,眼中满是伤悲。

    “放心吧,这笔帐我们人类迟早要向蚁族讨回来的。”老者低着头,看着身前的楚哲说道。说完,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赶快去准备一个房间,他的情况似乎有点变化。”

    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涅天城百姓的痛苦却并没有结束,无数的哭嚎声自城中的各处传来,原本城中将近十万居民竟然在先前的战斗中死去了近十之七八,如今能活下来的不过两万人。而那些负责守城的士兵更是集体阵亡,没有一个活口,如今的城中百姓几乎是家家戴孝。

    而在涅天城长老院的一处房间中,数十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围在一张石床周围,看着石床之上的身影皱起了眉头。

    “师兄,他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巫布看着那躺在石床之上的楚哲,对身前的老者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他如今的身体里正在产生某种变化,如今之际也只有等他自己醒过来了。”老者摇了摇头,同样是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

    这般等待转眼就已经过去了七日,这七日时间里巫布和他的那位师兄几乎每天都会在特定的时间来房间里看楚哲一眼,当看到楚哲依旧是一副昏睡的模样后才摇着头走出去。

    这一日,冷月照常的端着水进来给楚哲擦脸,楚哲昏迷的这七日都是她做的。刚走进房间,却看到楚哲已经醒了过来,正呆呆的坐在床上,让冷月吃惊的是楚哲的手上此时沾满了鲜血。

    “啊,你醒了,你的手怎么回事。”闻着血液的问道,冷月不禁皱起了眉头。自从那日经历了城墙之上的血腥厮杀过后,她就对血液的味道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厌烦。

    “没什么,只是不心刮到了。”楚哲说着,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双翅。

    冷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吃了一惊,只见他那对血红色的双翅边缘处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一排尖锐锋利异常的血红色倒刺。这些倒刺每根都有半寸来长,密密麻麻的排在翅膀的边缘处。

    “你等等,我先去拿点东西来给你包扎一下。”看到楚哲的伤口血流不止,冷月说了一句,然后便走了出去。片刻功夫,冷月就走了进来,身后却跟着巫布和他的师兄。

    冷月走回楚哲身边,开始为他细心包扎起来,不过很明显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动作显得很生疏。

    “你终于醒了。”看着醒过来的楚哲,巫布叹了口气,才率先开口说道。

    “巫布长老,对不起。”楚哲抬起头看着巫布,脸上满是愧疚:“涅天城的百姓都是我害死的,我是涅天城的罪人,我对不起他们。”

    “这跟你没有关系。”巫布摇了摇头说道:“蚁族想要进攻涅天城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没有你的出现,他们也照样会对我们涅天城出手的,不过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可是……”楚哲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巫布摆了摆手阻止了。

    “我问你,你想不想为涅天城的百姓报仇?”巫布的师兄却在此刻开口说话了。

    “这是我的师兄巫夜。”巫布在一旁赶紧解释道。他所在的师门所收的弟子都是从各地挑选的资质上好却无家可归的孩子,这些孩子在进了师门之后都会按照辈分统一给他们取名。

    “想,我想为涅天城无辜死去的人报仇。”楚哲狠狠的咬着牙,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虽然巫布对他的解释是蚁族进攻涅天城与他无关,但他只觉得这是巫布在安慰他罢了,在他心里依旧是把涅天城被毁,涅天城百姓的死强加到了自己头上。

    “好,等过两天我们会带着涅天城剩余的百姓迁移到别的城市,之后我们便带你回师门。只要你能学会无上法术,以后就能有机会替涅天城的百姓报仇。”巫夜看着楚哲,说道。

    楚哲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同时在他的脑中出现了一个老道士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场景,这些东西他以前只在电视里面看到过,根本就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种东西。

    一秒记住『188♂小÷说→www.188xiaoshuo.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